天之痕。

冬日祭

清凉下午

指尖宕开的迷雾里

什么都抓不住

焦虑之后放空

脱下谎言的袈裟

佛说

色即是空

机屏并不能感受感情的温度

抹茶的温热

也是迅疾凋零

长风扼住咽喉

我才发现说了太多太多

竟然没有话去总结

竟然没有话当做逗点

心里还是下雪

大雪是这样绵延长寿

坍塌了薄情的人间

下的太厚太厚

茶叶在温水里丰腴

喉舌里荆棘放肆

这个湿润的阴天

原来孤独是干燥的雪花

是笔尖驰转迂回出的天涯


离开了很久很久

心事沉重的令人抬不起头

下跪在安放无眠的床

窗外燃放着晨光

无言已经变成了腐蚀剂

我们在其间不会苍老

只消失

后来有很多

后来发现很多事情不是因为傻
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反讽
变得佛系也不是因为赎罪
机敏过头后万事皆空的失落
后来也喜欢吉他和民谣
也喜欢耳机里电子音乐破冰灌耳
也在王菲的湖里打捞甜美的宿命
一个人走夜路也可以专心左右

仿佛一切只需要时间
时间只需要一份失落
失落的秋天叶落
很多很多婆娑

由sea想…

风尘仆仆在路上
明月别枝 清风鸣蝉
撒野作乱 皈依平凡
无尽的视线刺穿无穷的黑暗
青春是长生不老的神仙
你的眼里有我无法透支的笑意
从一寸想你的烟蒂里看到功成名就的乏味
可当我转身离开
惊惧自己仍是旧日的恋战少年
行箧里都是漩涡般的生活
不如且行且歌
笔下的龟裂都是铅色的苍老
不如按下不表

明天的任务是

买四级英语词汇

背单词

练吉他

问萱同学舞蹈的事

与刘大湿继续尬着

洗头

读书!读书!读书!所有的胡思乱想都是因为没有读书!

在椅上

苏醒后发现被抛进幻觉

手腕上雕刻了一场厮杀

起风的时候青丝飘成白发

是这样

我苏醒

没有梦境

是不是

时空的交椅上

匍匐着梦境

梦境里 有柔光和草地

不语的少年低头踢着石子

下雨前 天空 宁静 典雅 荒凉

听sea,想到…

风尘仆仆在路上

明月别枝 清风鸣蝉

撒野作乱 皈依平凡

无尽的视线刺穿无穷的黑暗

青春是长生不老的神仙

你的眼里有我无法透支的笑意

从一寸想你的烟蒂里看到功成名就的乏味

可当我转身离开

惊惧自己仍是旧日的恋战少年

行箧里都是漩涡般的生活

不如且行且歌

笔下的龟裂都是铅色的苍老

不如按下不表

older

记忆里有茶绿色的远山
你总是在山的那边
记忆里有一条宝蓝的河
你总是在河的对岸
记忆里有一棵开花的苹果树
你总是在花谢的季节
记忆里有一个纯白的年代
你总是来的太晚

记忆里有一场下不完的雨
进行着 没有回声的轮回
还有一场没有原则的永晴
你在灿烂中歪着头笑的姿势
好像倚在你膝上的花枝
但是时光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
梦境早没有茉莉的香气
芳草连天碧 我看不到你

只有蜻蜓飞去
大雪留下轨迹

© 烟泉 | Powered by LOFTER